平原轶事

没有任何修饰使平原有别于一次行旅。

雪开始融化——雪水像是一群

被缓缓放行的词语,

以消失之法培植出语言的神性;

(但拒绝所有泥泞的隐喻。)

——啊熠熠发光的原则!

一个平铺直叙的故事,

竟因之有了陡峭的结局。

这是江汉平原,如果被风吹过几个省份,

就会成为苏北平原。正是在此,

我找到了异乡。我找到了雪——它

使大地渗入到无尽的劳作中。

一个麦田怪圈收集者,一个在融化中

变成其他事物的人,当他像一堆雪,

在爬升的风筝中越缩越小,

春天幻化为一条河流,

拦截了蝴蝶——哦,夹紧翅膀的两岸。

我不敢确认,这就是行旅付出的代价,

这就是一只虫子在歌唱黄昏。

我眺望平原,

内心涌出了千山万壑。

 

发表评论